当前位置:tfhouse.com生活进化论是最大的骗局,一个巨大的谎言
进化论是最大的骗局,一个巨大的谎言
2023-01-21

提出进化论的那个年代,正值西方社会靠武力积极扩张以寻求海外市场,物质实力正开始取代道德成为人们追求目标的年代。同时宗教经历了中世纪已经开始走向没落,人们逐渐对古老的信仰失去信心。或是为了生存,或是为了享受,人类前所未有的残酷竞争成为社会的现实。适者生存的思想无疑迎合了当时的社会心态。达尔文曾把自己的学说称为“魔王的圣经”。虽然这是 针对基督教而言,但从進化论产生迄今的一百多年历史来看,此名称也算恰如其分。

在达尔文发表《物种起源》之时,他对自己这个理论的疑惑可以从一个例子中表现出来。在《物种起源》的第一版中,达尔文用了一个大胆的设想,认为一种熊可以下到水中,变成水生动物,最后变成像鲸那样巨大的生物。所以他讲,只要有足够的时间,通过自然选择,熊也可以变成鲸。在以后的修订版中,达尔文把这个说法去掉了。但有趣的是,他的这个熊能通过自然选择变成 鲸的观点,正是整个進化论的中心点:一个物种可以变成另一个物种。 严格的讲,進化论只是解释生物现象的一种假说。从上面鲸鱼進化的例子,大家可以看出,达尔文在归纳已有的实例,形成自己的假说时,搀進了自己非常大胆的猜想,达尔文自己也只是希望将来能发现更多、更确凿的证据。 但后来的一些学者,出于对这一假设的喜爱和急于把它提上理论高度的热切愿望,便有意无意的把它当作理论来宣传了。更有“科学家”心急如焚,挖空心思制造物证,画了图形,写文章“证明”進化论的真实性和准确性。随着情绪化和理想化的传播越来越广泛,以后的人也就渐渐地把假说当成了真理。随着相信進化论的人越来越多,不信的人逐渐得不到发言的机会,许多人便会人云亦云,随波逐流地成为進化论的尾巴。特别是在中国、前苏联和前东欧等专制国家,情形更是如此。 多年来,進化论的研究一直都是门外人难以深入涉足的。复杂的生命结构和许多专业的术语,使得对生命演化的研究成了進化论者的“专利”。也就是说,進化论者在代替公众在思考,甚至代替其它领域的科学家在决定真理。 我们知道,科学的研究方法之一就是简化复杂的问题,用简明的语言把复杂的现象解释清楚。这里,我们将在近来相关领域的一些突破性发现的基础上,深入浅出地从几个方面提出進化论的致命问题之所在,把理智思考的机会留给每一位听众朋友。 進化论的立足,主要有三大方面的证据:比较解剖学、古生物学和胚胎发育的重演律。可是近年来的研究使它们相继瓦解。今天我们将从比较解剖学和胚胎发育重演律角度审视進化论。

首先,让我们先来分析比较解剖学的致命之处—乱用逆命题:如果一个科学假设的证明包含了任何一点逻辑错误,这个假设就不能依靠这个证明上升为理论。用比较解剖学来证明進化论,形像地说就是:“如果人是猿進化来的, 人和猿就会有许多相近的特徵;因为人和猿有许多相近的特徵,所以人就是猿進化来的。”这当然是最简单幼稚的逻辑错误。我们可以用实际生活中的事情做一些类比,大家就可以看出其中的问题了: 比如说,“如果甲是乙的弟弟,甲就比乙小;因为甲比乙小,甲就是乙的弟弟。”这两句话中,第一个是对的,第二个是错的,否则天下的男子就都是那个最年长的人的弟弟了,这辈份就全乱了,不相干的也成了一家人。 再比方说,“如果一个人会骑马,他就会开车;如果一个人会开车,他就会骑马。”这两句话都是错的,因为“骑马”和“开车”之间没有任何必然的逻辑联系。 不过也有这样的情形,比如“如果一个数能被二整除,这个数就是偶数;因为一个数是偶数,这个数就能被二整除。”这两个命题都是对的;因为“能被二整除”就是“偶数”的一个定义,用定义作条件的命题,都是可逆的。 现在回到刚才关于進化论的命题中去。“如果人是猿進化来的,人和猿就会有许多相近的特徵”,这本来就是归纳進化论假说的出发点,但根本无法证明。而让第二句话对的唯一可能的办法却是:把“進 化”直接定义为“ 有许多近似之处”。但这样一来,不但猴子是你的祖先,满街上男女老少全是你的祖先!因为任何人与你的“近似之处”都比猴子与你的“進似之处”要多得多。这样看来,真要把人类搞成这样的“一锅粥”,只有“魔王的圣经”才干得了。

一起看一下被否定的─ 胚胎发育重演律 :1866年,德国的海克尔提出了胚胎发育重演律或称生物发生律的说法,认为高等生物胚胎发育会重现该物种進化的过程。在進化论刚刚奠基的时代,重演律立即成为進化论最有利的“证据”之一。随着生物学的发展,重演律在不断发展延伸的过程中,渐渐暴露出许多问题,特别是近年来的研究使得它在理论上陷入无法摆脱的危机。而且深入的研究分析表明重演律只是粗略观察的结果,失去了事实的支持。 现在,很多学者证明了重演律是一个观察错误。德国人类胚胎学家布莱赫施密特所着的《人的生命之始》一书中, 以详尽的资料证明了人的胎儿开始就都是人的结构。例如以前认为胎儿早期出现的象鱼一样的“鳃裂”,实际是胎儿脸上的褶皱,完全是人脸的结构,被硬说成“鳃裂”。胎儿在9毫米左右,身体下端的突起好像是尾巴,其实没有任何尾巴的结构特徵,那是一条中空的神经管,它发育较快,向阻力小的方向生长,暂时向末端突出,很快就平复了。而且它根本就不是残迹器官。 对罕见的畸形病:毛孩和长尾巴的小孩,進化论解释为人类祖先的特徵;要按这种逻辑,没 有大脑的畸形更多,那人的祖先就没有大脑了?先天肢体残缺的、多长手指、脚趾的也常见,那么人的肢体就是从各种畸形進化来的?跳出進化论的思想框框一想,就会发现所谓的“返祖现象”只是畸形或缺陷而已,是基因病变的反映,和人类祖先联系在一起是没有道理的。

英国胚胎学家李察逊,组织了十七个单位的科学家,研究了50种不同脊椎动物的胚胎及其生长过程,并且仔细观察、记录。并联名在1997年8月的Anatomy & Embryology学报上发表了他们惊人的结果:即“海克尔的胚胎”是生物学上最“著名”的骗局。 根据李察逊研究,重演律有许多疑点:例如,为了将人的胚胎画得像鱼一样,海克尔将人胚胎的鼻子、心脏、肝脏等大部份的内脏,及手、脚的胚芽都挖掉,再加长脊椎成尾巴!他还随意加添。例如鸡的胚胎,在这时期的眼与其他动物不同。它是没有色素的,而海克尔则将它涂黑,使它与其他动物看齐。还有,海克尔在大小比例上也随意更 改,他的伸缩性可达十倍,以增加不同胚胎的相似性。海克尔刻意选用不同动物作为代表,却隐瞒这些代表的种名,使人以为同纲的动物一定都是一样的。 原来当年海克尔还在德国Jena大学任教期间,他伪造的这些假图就已经被人揭发。李察逊为了证实这遮掩了100多年的骗局,亲自到Jena大学去调查。证实海克尔当年被同事指控,他不但承认伪造,并且被判有罪。所以,至今在德国的课本中找不到海克尔的图画。就像刚才说到的,重演律本身就是一个没有坚实基础的、错误的假说。自己的生存问题尚未解决,哪有余力去为進化论作证明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