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tfhouse.com国学字音探究:曾参,曹参,岑参中“参”的读音
字音探究:曾参,曹参,岑参中“参”的读音
2022-09-21

 “参”是多音字,《汉语大字典》(湖北辞书出版社、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)收了6个读音。一读“shēn”,为二十八宿之一;为人参、党参的总称,二读san,是叁的古体字。三读can,原指成三个的事物,后来引申为多种义,如参加、配合、参拜、比勘、研究、弹劾等。四读cen,为“参差”之“参”。五读can,为鼓曲名。六为san,是“糝”的别写。在生活中,以一、三、四为常见。

 有意思的是,中国古代名人中,单名为“参”的有3位:曾参(春秋鲁国人,孔子学生。曾提出“吾日三省吾身”的修养方法) 曹参(汉初大臣。他跟随刘邦起义,被封为平阳侯。后继萧何为汉惠帝丞相);岑参(唐诗人,擅边塞诗),这三位的名字中的“参”读音是?

 教育部语言文字研究所信箱主持人杜永道先生认为:这三个历史人物的名字都是“参”,都读为“shēn”。

 我们认为,杜先生的说法太武断了。对待古人名字读音的探究了查阅经典文献或字书、韵书外,还有两个办法:一是名字解诂。即依据“名为字表”的原则,通过人物的名与字的关系来推断。二是查看人物姓名出现在后世的韵文作品中的例子,通过韵脚所在韵部来推断。

 我们先看第一种办法

 曾参,字子舆,与晚于他的孟轲同。宋人高似孙在《子略》卷一“曾子”条:曾子者曾参……予读先太史《史记注七十二弟子传》参字子舆,晋灼读音“如宋昌骖乘之参”因并及之。高似孙的观点是——曾参之“参”通“骖”(独辕车所驾的三种马),念can;

 曹参,字敬伯。“敬”是关键字,这“参”毫无疑问应是“下见上”的参拜之“参” ,念can。

 岑参,其人资料缺乏,故很难从他本人身上得到有效信息。已故文史学者蒋逸雪先生认为“岑有高峻义,故连类相属,名参商之参”(王骧:《痛悼蒋逸雪前辈》,《镇江史志通讯》1985年),这种说法值得商榷。我们可以通过类比来进行推断,岑参以“参”为名,其前贤以此为名者——曾、曹,假定岑参取名是取效曾参的。笔者查到他曾祖文本、伯长清、父植,特别是兄岑况颇有文名。刘长卿写过五绝《曲阿对月别岑况、徐说》,杜甫诗赞曰;“岑参兄弟皆好奇”。岑参幼年丧父,由兄教养长大30岁,应举登进士第。与哥哥取名“况”(效法儒家荀况,或者“况”作“比况之况” 义)相联系,岑参之“参”(效法儒家曾参,或者参有“比勘、验证”义。《荀子》“参稽治乱通其度”)应该念can

 再看第二种方法

 《全唐诗》无“曾、曹”之“参”为韵的,现仅以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编纂《全宋诗》(北京大学出版社)中作品为例:

一、“曾参”出现在韵脚上

 王安石《次韵平甫喜唐公自契丹归》:留犁挠酒得戎心,并夹通欢岁月深。奉使由来须陆贾,离亲何必强曾参。燕人候望空瓯脱,胡马追随出蹛林。万里春风归正好,亦逢佳客想挥金。(《全宋诗》卷556)

 王安石《初去临川》:东浮溪水渡长林,上坂回头一拊心。已觉省烦非仲叔,安能养志似曾参。忧伤遇事纷纷出,疾病乘虚亹亹侵。未有半分求自赎,恐填沟壑更沾襟。(卷562)

 这里“参”和“侵”同韵,一般是读成shen。

二、“曹参”出现在韵脚上

 苏 轼《再和二首》:置酒未逢休沐,便同越北燕南。且复歌呼相和,隔墙知是曹参。丹青已是前世,竹石时窥一斑。五字当还靖节,数行谁似高闲。(卷81)

 苏 轼《次韵子由寄题孔平仲草庵》:逢人欲觅安心法,到处先为问道庵。卢子不须从若士,盖公当自过曹参。羡君美玉经三火,笑我枯桑困八蚕。犹喜大江同一味,故应千里共清甘。(卷804)

 王安石《送江宁彭给事赴阙》:楚地怪须留汲黯,萧规疑欲付曹参。从来贵势公何慕,自是贤名上所贪。未信逸身今以老,且当忧国每如惔。论心邂逅胶投漆,搔首低徊雪满簪。镇抚未惊移岁月,追攀曾许赏烟岚。余欢遽隔新亭饯,宿惠难忘旧馆骖。(卷562)

 刘 过《赠永嘉张相士》:青城游遍蜀中山,归看公卿饱已谙。桀骜稍能儿德祖,兴亡何阙百曹参。诸公富贵纸上语,满座风雷终日谈。我似北人君记取,偶然留滞在东南。(卷2703)

 刘克庄《寿建宁太守》:官府升平戟卫严,退衙惟与客清谈。宽和却笑闽溪急,苦硬翻嫌建茗甘。南国只今歌召伯,汉庭早晚相曹参。情知金鼎催调燮,驿路梅开雪意酣。(卷3081)

 朱继芳《庚戌寿意一先生》:江涵秋色碧潭潭,饮马胡儿不敢南。宥密老臣功第一,缉熙天子岁登三。身扶紫极星辰正,手拆黄封雨露甘。见说年来淮尾涨,汉庭可要百曹参。(卷3279 )

 以上“参”属于覃部,读音应该为can。

三、“岑参”出现在韵脚上

 孔平仲《子瞻子由各有寄题小庵诗却用元韵和呈》:二公俊轨皆千里,两首新诗寄一庵。大隠市朝希柱史,好奇兄弟有岑参。雪天冻坐痴于雀,雨夕春眠困若蚕。不是本来忘世味,便投闲寂亦难甘。(卷926)

 洪 皓《戏用迈韵呈吴傅朋兼简梁宏父向巨原》:忧患二毛侵,目睫亦毵毵。篇什弃置久,遑暇阅龙龛。吴侯主诗盟,欲从靳如骖。古风风格老,叙事若绮谈。宦情既淡薄,世故应饱谙。置驿复郑庄,好奇过岑参。(卷1702 )

 廖行之《书怀》:莱衣喜气着青衫,世路从渠裂两骖。试问虚名空斗北,何如荣养乐陔南。邻墙饱听新诗句,尊酒相从几笑谈。闻道秋郊足佳趣,好奇谁复似岑参。(卷2524)

 刘克庄《又和感旧四首》:老马虺隤不服骖,累然病起泛溪南。失侯我尚堪耘豆,出牧公方自种柑。畏垒屡丰愧桑楚,汉嘉虽小屈岑参。新年闻说茅柴贱,陌上逢人各半酣。(卷3052)

 以上“参”属于覃部,应该读can。

 上文分按人物分3批举的例子都是宋诗,作者也大都是南方人,其间反映的肯定是一个音系,我们如从总体看来应该认定王安石诗中曾参的“参”读音也是can,理由是“覃部”“侵部”在中古音系中相近,韵尾为m,属于闭口韵,分属一等韵和三等韵。古代诗歌押韵并不是要求韵母完全一样,有时亦可放宽要求,如“覃部”“侵部”在上古原为1部(侵部),本来就存在密切关系。

 综上所述,曾参、曹参、岑参三人名字中的“参”普通话读音应该是can为妥。